甘肃旅行社

「倚天怎么玩」啊?我的梦里居然住着一个特种兵

倚天怎么玩,震惊!我的梦里居然住着一个特种兵

作者: 背包客

这是哪里,我又是谁?

周围一切都是混沌的,与我熟悉的生活截然不同。

嗯,慢慢地我有了意识,原来我居然回到了一个体校,参加社会交往类培训。

碰到不少大学的师兄和班长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一起玩命训练、一起流血骂娘的日子。时隔多年不见,感觉自然亲切。

心里还感慨了下,竟然这么多战友已经脱下军装回归社会了。

很快培训结束了,培训方组织了会餐。吃完后我就准备回房间收拾东西离开,但走到住的楼下时发现有人在拿枪守门,就是我们参加培训的大学师兄中的人。

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会餐时看他们鬼鬼祟祟的,原来他们是要挟持抢劫。

我赶紧绕开了宿舍大门,往学校操场走去,寻找学校大门的出口。

然并卵,到处都是他们的人,我见到一个师兄拿枪爆了别人的头并在那指着另外的人,整个学校都被控制了,没有人敢反抗或逃跑。

我心里知道,落到这些人手里必死。他们会以放过你为条件威逼你交出所有存款什么的,然后还是杀了你。

这时,那个人已经看到我了,手枪指向我,让我双手抱头跪下。

我心里知道,这样做了,我就必死了。

我边抱头边下蹲,并偷偷瞄向对方,发现他手里的是七七手枪,而我们的距离是二十米左右。

我心想,你这枪,我们这距离,我是有机会跑掉的,于是下蹲中我突然起身拔腿就跑,边跑边做s型运动。

跑起来我才发现,自己现在真的跟蠢猪似的,一坨肉动起来,毫无速度可言。

恨哪,妈的,平时少吃点多好,换成以前的我,这枪,这距离,我有十足逃离把握,可是现在这体重,这速度,只有一半把握啊。

我拼了老命在s跑,背后的手枪响了,不是咣咣咣的连续射击,而是咣一声,隔几秒,又咣一声。

我心想,尼玛,真不枉母校培养你一回,你竟然一枪一枪瞄准射我,够专业,可你那小七七不给力啊。

不知跑了多久,枪不响了,我知道脱离他的射击距离了。

这时我已经出了学校大门了,在旁边草地里。

我正走着,突然听到有人喊我,很奸笑那种,我赶紧看了一圈,没人,又喊,我知道这个人是在伏击位置隐蔽呢,我再走,一枪被爆头的可能性很大。

我赶紧趴下,这时对方又说话了:想跑啊,你能从学校跑出来挺厉害啊,我让你跑,咣,一枪打我腿上。

咦,好像小口径运动步枪改的狙击枪,中枪后虽然受伤了但并没有那么疼。

我回头,这家伙原来趴在离我十米的草从中。

心里这个恨啊。

他走上来,拿了把小刀,刃口十公分左右,就想扎死我。

我快速反应了一下,刀不是很长,反击中即使扎到我,也不会一下毙命;对方人比我小一号,力气我占优势。

刀扎向我心口的那一刹那,我握住他手腕上抬,刀扎到了我的左肩,我的力量让他扎进只有四公分左右,他持刀手已无法再扎进或拔出。

僵持中,我俩面对面几乎靠到一起,他左手地上正好有把菜刀,他捡起来要砍我。

我右手抓住他拿刀的左手,一个拧腕用力,已抓着他的腕,把刀抵在了他脖子左侧位三分之一处。

当时脑袋里瞬间过了一下,让他左侧脖颈受伤并不影响他,只有压住横切贯穿整个脖颈切到右侧切断颈动脉才能弄死他。

我没犹豫的切下去,从左到右,我的手抓着他的手,他的手拿着刀,就这样把自己脖颈切断近一半。

他死了,我拖着伤腿,一步一步向外挪着。

然后,

“叮铃铃叮铃铃……”闹钟响了,把我从梦境带回现实。

揉一揉剧烈疼痛的太阳穴,捏一捏满是脂肪的肚子,敲一敲突出变形的腰杆,我站起了身子,简单洗漱之后,前往办公室。

手指在键盘上下翻飞,白纸在打印机中吞吐,一个上午时间,我都在对付着没完没了的材料、文电。

别了,我曾经奋斗的青春;

别了,我心中的那个特种兵!

作者简介:背包客,一位大学所学专业是侦察与特种任作战指挥、毕业12年有10年在各级机关工作、目前正在某高级机关帮工的战友。这是他在白天和前半夜承受大项任务重压,于凌晨时分所做的梦……梦里,他被逼入绝境奋力反击;梦里,他虽技艺全失但关键时刻的那些特战的精神和意识还在……然而,那些厮杀的技能和场景,却只能出现在他的梦里了……天亮了,他只能默默爬起赶去上班、加班……

(图片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

来源:情注香江

上一篇:韩媒:紧急召回多位大使 韩外交“四面楚歌” 下一篇:林更新给李晨捂眼睛,还要借他肩膀靠一下?钢铁直男的友情看不懂

甘肃旅行社